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431045.com > 正文

一个关于展览的展览(组图)

更新时间:2021-09-22

  关于展览的展览,通常叫文献展、案例展,在这样的展览中,观众能看到的,少有艺术品原作,而是关于展览本身的提案、手稿、邮件、平面图、导览册、文献集、录像以及相关公共教育项目成果等等的细节。

  作为“亚洲美术策展人论坛”项目的衍生,广东美术馆在负一层举办“回到亚洲·亚欧美策展案例展”。案例展将与会嘉宾近年来自认为关于亚洲问题最好的展览“空运”到广东美术馆—将相关的提案、文本、现场记录以及与艺术家往来的书信进行案例文献呈现。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介绍说,这是一个“策展的样本”。在策展人们所关注的学术角度之外,观众们也可以得到更多“如何看懂一个展览”的有益启发。

  你会看展览吗?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观众十有八九觉得莫名其妙—看前言、看展品、看展签,还有什么呢?

  其实,在展览的背后,还有许许多多的细节,如果能够加以注意,就能从一次展览中得到更多的收获。

  例如关于伦敦白教堂画廊在2006年展出的《皮埃罗·克罗索斯基回顾展》的案例展示中,观众可以清晰地看到策展人的思路—首先是确定展览主题,然后围绕主题确定题目、展览重点和类型、选择作品的范围、收集围绕展览主题的出版物。

  众所周知,这位以“拟像”闻名的后现代思潮先驱除了绘画、雕塑和摄影之外,还著有《我的邻居萨德》、《洛贝塔、今夜》等小说,因此展览的策划者特别对相关出版物进行了收集,与他的艺术作品同时展出。

  而由来自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伊朗和阿曼五个国家超过30位艺术家组成的《变幻的家园》展案例,让我们看到了对“家”的不同理解。

  为了配合展览主题,这个展览在开篇将“家”的概念同被保护的渴望,甚至被流放的痛苦联系在一起,这部分作品以大型雕塑作品做展示。

  在第二部分,艺术家通过异化日常物品的方式讥讽乏味的家庭生活,于是这个展示空间里面,作品的尺寸不大却很协调。

  展览的最后一部分被分成七个独立的“房间”,由七位艺术家分别从不同角度讨论身份、安全感与共同性之类抽象议题。

  在案例展中,观众可以清晰地看到展示方式对作品叙说方式的影响,并且,策展人还专门将每一个作品的介绍卡片做成房屋的形状,来贴合“家”的主题。

  在案例展现场,每个策展案例旁边都有相关的出版物或视频,观众不妨多花一点时间,坐下来慢慢阅读这些展览背后的故事。

  在参观一个展览的时候,你想过展品的布置方式在怎样引导着你的视觉进行吗?除了最基础的“按照时间先后布置展厅”之外,每一幅画悬挂的高低、间距,对你的欣赏其实都有着重要的影响。

  以印度国立现代艺术馆2012年展出的《最后的收获—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绘画展》的策展方式为例,该展览的布展以简单清晰的观看方式为主,油画作品的摆放顺序和位置经过严格设计,以保证观者能以线性方向、连贯地看到所有墙面,而不用中途打断自己的行进路线而去对面或者其他展厅观看作品,同时也能确保观众按照策展设定的四个部分的逻辑顺序,从入口处开始完成观赏。

  就连背景墙的颜色都是经过考虑的—通过不同颜色来划分展览的四个部分,那些赭红或者深黄的颜色分别象征着泰戈尔生命中最为重要的几个场景,包括他位于加尔各答的祖屋圣蒂尼克坦和孟加拉的风景,以及他的实验性国际大学所在地比尔普姆。

  巧的是,正在广东美术馆二楼展出的《天堂—邱光平艺术展》的布展方式里,也呈现出类似的努力。策展人吴鸿告诉我们,为了更好地展示那些尺幅巨大具有视觉冲击力的油画,为了更好地表现他对人的内心欲望的关注,在展览结构上是使用了藏传佛教中的坛城形式。

  吴鸿说:“广东美术馆二楼空间的具体建筑结构呈现出来的是一个基本对称的关系。沿着从一楼上来的楼梯,观众所面对的是一个玄关,大多数的展览都是把这里当成一个贴海报和前言的地方,我们想如果也是按照惯例来处理这个地方,就很难从整体上体现那种我们所需要的有机性,同时,也是因为这个位置的建筑结构自然形成六面体的这种巧合,所以我们把它处理成了一个转经筒。观众从楼梯上来以后,所直接面对的是一个虚幻的场景,一个虚构出来的通道似乎要把他们引向一个不可知的空间中去。在其它的五个面中,我们把展览的前言文字按照逆时钟的顺序排列出来,观众在阅读这些文字的同时,就像按照一个转经的方式游动在空间中,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意义象征性。”来源信息时报)牛发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