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491045.com > 正文

铁算盘论坛红岭创投兑付款账户出现问题上市公

更新时间:2020-01-26

  根据红岭创投之前在网站发布的房易贷发标信息公示进入到7月后近期应该有2亿元以上的大金额回款。

  如上图所示,这些近期到期的房易贷标到期回款累计应该在2亿元以上。然而根据红岭创投在官方论坛的兑付款专用账户余额每日播报所示:在7月3日至今兑付款专用账户累计只增加了6900万元,并且7月10日和7月11日的兑付款播报写的是拟安排兑付款分别是每日500万元。用绿茶精确给药定时定量释放药物kj404开,之前在进行播报的时都是用的新增兑付款,而这两日改成拟安排兑付款是意欲何为?

  只是第一次的话还可以理解为“临时工”搞错了,但是红岭创投官方并没有对此进行说明,并且第二天还是用了拟安排兑付款进行播报。这样看的话那应该就是官方有意为之了。

  拟安排是什么意思?就是拟定,预定,预备,准备的意思。也就是红岭创投官方播报今日兑付款账户拟定安排500万元,并不是账户新增500万元。至于具体实际到帐多少官方并没有明确说明。

  结合上面房易贷发表信息公示来看有一个多的资金回款去向没有明确公示。到底是因为产生了不良还是因为什么导致进展没有达到预期呢?

  我们也只能大致推测一下具体实际情况请以官方公告为准。近期红岭系有需要大资金兑付的方面一个是周世平先生在首创证券办理股权质押业务。根据深南股份官方公告周世平先生的解释是质押股份总数为3458万股,融资金额为1亿元人,合约到期日为2019年7月12日。

  2019年6月13日深南股份发布公告称周世平先生因在首创证券办理股权质押业务被进行处置而导致被动减持的股份数量合计为 6,016,90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2.23%,成交金额合计为人民币 39,968,344.45 元。

  去掉被动减持的股份金额,也就是这里还有6000万元的缺口需要补上。近期也有红岭线下理财的账户需要兑付。至于其他方面是否还有更多的资金寻求目前暂时没有官方说明。

  又有人在微信里面说有关部门要求降低兑付速度,这个就非常的有意思了呀。就在前阵子同为红岭控股旗下的投资宝平台第二次兑付只有1000万元的时候。投资宝平台人员就说我们本来是想多兑付的,但是相关部门不让,所以只能先兑付1000万元了。然后在深圳的出借人直接去相关部门咨询了律师是否有这方面的要求?律师明确答复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要求。相关部门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出借人在得到律师的明确答复后去质问投资宝官方。投资宝官方的答复是每次兑付金额,平台根据相关指引,由平台制定兑付金额。

  我估计这次红岭创投的出借人如果也去问平台相关问题得到的答复也是我们按照兑付方案在走。或者就跟之前那样直接删帖封号不解释,霸气侧漏。

  老周在6月份的发帖表示二季度、三季度是最困难的时期。我当时还纳闷,7月份这不正是回款高峰么,咋就最困难了。结果还真是不出人家所料,这就开始拟安排兑付款了。这些钱可是平台出借人的兑付款,进账多少应该有明确的公布,突然就改成拟安排兑付款是怎么个情况?

  说完了这事咱们说一说深南股份,就在7月10日晚,深南股份(SZ:002417)发布债权逾期公告,深圳市圆达投资有限公司尚欠深南股份2781.31万元,目前该债务已逾期。

  根据相关的公告内容显示,2018年12月,深南股份将全资子公司福田(平潭)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田融资租赁”)100%股权转让给圆达投资,铁算盘论坛转让价格220万元。因在股权转让交割日,福田融资租赁尚欠深南股份借款余额4131.31万元,圆达投资需根据协议约定自交割日算起6个月(即2019年6月30日前)归还福田融资租赁对深南股份的上述借款。

  截至2019年6月30日,圆达投资已偿还公司欠款1350万元,欠款余额为2781.31万元。圆达投资未能按照此前协议约定全额支付到期债权,上述债权已逾期。此外,由于福田融资租赁前期开展的融资租赁业务回款情况不及预期,导致其在短时间内还款困难,圆达投资承诺将会尽快给出相应的解决方案。

  这件事情比较有意思。一家尚欠深南股份借款余额4131.31万元的公司怎么还有人愿意220万元接手呢?先说说这个转让给圆达投资的福田(平潭)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根据深南股份在2017年3月28日公告所示:

  根据发展战略需要,于 2017年3月3日对外投资设立了全资子公司福田(平潭)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 简称“福田融资租赁”)。福田融资租赁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500万元,因业务发展需求,公司拟对福田融资租赁增资人民币 18,500万元。增资后福田融资租赁的注册资本由人民币1,500万元增加至人民币20,000 万元。 也就是说这家公司最初的实缴注册资本是2个亿,看房团实探西海岸御龙湾一线。一系列骚操作后在2018年11月26日变更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然后在2018年12月转让给了圆达投资。注册资本信息来源于启信宝

  此前公告显示,转让福田融资租赁是基于深南股份战略方向调整,解决福田融资租赁持续亏损对公司财务造成的影响和负担,有助于公司整合现有资源,改善公司经营情况。交易完成后,深南股份将不再持有福田融资租赁股权,且福田融资租赁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福田融资租赁所有债权债务及一切合同权利义务、纠纷或潜在纠纷风险全部转移给圆达投资。

  这个圆达投资到底是谁呢?据公开信息,圆达投资为深南股份关联方。工商信息显示,圆达投资股东为胡加明、周小平,持股比例分别为51%、49%。深南股份发布的公告显示,周小平为深南股份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周世平的直系亲属。根据深交所有关规定,圆达投资为深南股份关联方。

  圆达投资的财务状况如下:截至2018年9月30日,资产总额0.84元,负债总额350.00元,净资产-349.16元,营业收入0.00元,净利润0.00元,上述财务数据未经审计。

  另外这个胡加明据我们所从出借人中了解到胡加明与周世平的妻子胡玉芳关系密切,此外胡加明也与周世平有诸多关联。从启信宝的资料显示,胡加明在深圳前海红岭创投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等多个红岭创投参控股的公司任总经理、董事等高管,红岭创投实控人周世平同时在前述公司任董事长、董事、法人等。

  这也意味着看似出售亏损严重的资产将其剥离上市公司深南股份,然而实质上是左手倒右手。这倒并不奇怪,毕竟这可是一个注资2亿元的公司,现在220万元就给卖掉了并且现在连承担的债务归还都出现了问题,后续债务怎样偿还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圆达投资在我输入的时候总是给我显示冤大头,照这笔交易来看那可真是一点都不冤大头呀。

  根据2018年深南股份的公告显示圆达投资除接手福田融资租赁外,还接手了深南股份全资子公司深圳前海盛世承泽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简称“前海保理”)部分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的应收账款账面原值为人民币1000万元,账面净值为人民币100万元。公告称此举为降低前海保理应收账款的管理成本和催收成本,改善公司的财务状况。

  根据公告内容,本次关联交易标的为公司开展保理业务形成的截至2018年11月30日对福建鑫众实业有限公司的应收款项,账面原值1000万元,对应基础债权金额13,216,848元,由于该项应收账款逾期未能收回,公司对其单项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后,账面净值 100万元。

  这个交易标的就更有意思了,应收账款逾期未能收回然后就本金打了一折给卖了。我查询了一下前海保理对福建鑫众实业有限公司有过几次诉讼记录但是很快提出撤诉申请,并明确未缴纳诉讼费。这几次诉讼请求看着更像是在走个流程,至于欠款后续怎么解决的没有相关记录。1000万的本金走个流程就直接1折贱卖了,这个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此外,同在去年12月,深南股份把全资孙公司上海采贝金融信息服务有公司的100%股权也转让给圆达投资,转让价格52万元。

  自从周世平入住深南股份以来,深南股份借着“转型”为由已经进行过多次交易。很多内容都可以仔细的说一说。

  就在2019年5月,深南股份迎来了再次“转型”,试图通过资产重组布局军工专用装备制造领域。但由于资产重组方案尚需取得国防科工局批准,深南股份尚需再次召开董事会审议正式方案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批准、报送证监会核准,该交易仍存不确定性。

  截止到目前深南股份仍未扭亏。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深南股份2019上半年预计净利润仍亏损350万至700万。股价也从2015年最高的24元到今天跌破了6元。去年的时候就有人说过深南的一个段子,说深南前身是三元达,那么股价早晚也会到达3元这个价位。希望没有这一天的到来吧。毕竟深南的身上承载了太多人的幸福。